我的初戀

日期:2019-04-07 08:24:37 編輯:hd888 瀏覽: 查看評論 加入收藏

 我的初戀

阜陽作家:邢克銘 


          我高中畢業那年,靠關系到大隊剛組建的農科網出任會計。農科網下轄農業組,飼養組和鐵木業組。這三個組的經濟大權一并歸我掌管。
在社員們的眼里,我年紀輕輕就要職有職要權有權,整天南集買北集賣,吃香喝辣,快活如神仙。因而,給我提親的人絡繹不絕,但我覺得都不如適。
話說三月里的一天,飼養組里的人纏著我帶他們趕李集買紅片子喂老母豬。
        別看是青黃不接的季節,偌大的李集糧行里賣紅片子的能壓塌街。賣春紅芋片、洋紅芋片、麥茬紅芋片的應有盡有。兩個飼養員在行里挑挑揀揀,一分二分地給人家磨價錢,直到天近晌方才收了一架子車紅片。我跟行里結清帳,正準備走時,忽見一個年輕閨女挑著兩筐用小紅芋渣切成的紅片子,一手扯著一個約五、六歲的小男孩,步履踉蹌地來到行里。姑娘放下挑子用衣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,瞅了瞅滿行里的紅片子,神情不由黯淡下來。那個小男孩則東張西望了一圈,看見旁邊有一個賣麻花的小攤,便摟著那姑娘的腿,帶著哭腔說:“姐姐,我餓了,我要麻花子……”那姑娘彎下腰,用手輕輕揉著小男孩亂蓬蓬的頭發,溫和地說:“好弟弟,姐兜里沒有錢,等賣掉紅片子有錢了,再給你買麻花吃,啊……”小男孩懂事地點了點頭,可兩眼還眼巴巴地盯著麻花攤子。

        看著那個瘦弱,又臟兮兮的小男孩,我感覺他就像自己的弟弟一樣,頓時兩眼發潮,一下動了惻隱之心,旋即掏出一塊錢買了五根麻花,遞到小男孩面前。小男孩眨著眼睛不敢接麻花。見狀,我和藹地說:“小朋友,拿著吧。”那姑娘見此情景,急忙摟緊弟弟,用手擋住我拿麻花的手,紅著臉說:“謝謝您,俺不能讓你破費。”行里管帳的老于頭也忙勸道:“拿著吧,人家是大隊會計,有的是錢不在乎。”行里其他人也跟著勸,姑娘才算賞了我一個面子。
        忽然,老于頭又沖著我說:“會計,你好事做到底吧,把她這兩筐紅片子也收去吧!”不等我開口,兩個飼養員咋呼道:“哎喲,你看她那筐里都是小紅芋渣和紅芋皮,還霉,老母豬吃了,還掉豬哩……,不要錢也不能要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飼養員的話,傷到了姑娘的面子,讓她很難堪。她像犯了什么大錯似的,羞紅著臉,深垂下頭,緊緊摟著弟弟,雙眸噙滿淚水。
趁這當兒,我偷偷打量著她。姑娘估摸十八九歲光景;瓜子臉,豆莢眼,面龐白皙,扎著兩根短辮;不高的個頭,身子骨略嫌單薄。即便是一身樸素的衣裳,也掩蓋不住她天生的麗質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看著這姐弟倆可憐無助的樣子,我感到一陣揪心。同情弱者的本性,加之男孩總愛在女孩面前表現自己的共性,促使我下決心要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壯舉。
于是,我對老于頭說:“把她那兩筐紅片子過稱吧。”見我當真要買那姑娘的紅片子,兩位飼養員也不敢多說什么,他們知道得罪了我,晌午沒有酒喝。
姑娘兩筐紅片子共七十斤,我按一毛五的最高價,連行用共給行里十一塊錢。當飼養員要把紅片子裝車時,被我攔下了。我對那姑娘說:“你這紅片子也不管喂老母豬,俺們拉回去也沒用。這樣,紅片子算我私人買的,我當家,你把它挑回去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話讓那姑娘深感意外和驚訝。就在她愣神的當兒,我們三人離開了糧行。突然,那姑娘緊追幾步攆上我,淚眼婆娑地問:“會計,您救了俺家的急,您是俺家的恩人,您下集還來嗎?”從姑娘那真誠、善良和含情脈脈的眼神里,我讀出了什么。內心不由怦然一動,喜形于色地說“來,一準來!”正值青春期的我把姑娘那句并不能說明什么的問話,自作多情地理解為姑娘和我有敖包相會的意思。因此,從集上回來的路上,我滿腦子想的都是和那姑娘下集見面的事。盡管下集也就是后天的事,可我仍然覺得時間太久了,要是一眨眼就到了下集那該多好??!下午兩三點鐘,我們回到了農科網。剛和大隊干部喝過酒的農科網張隊長眉開眼笑地對我說:“會計啊,報告你一個好消息;大隊推薦你到泉河北地區農校學習一個月,明天就去報到。帳,我先替你管幾天。”聞聽此言,我頓時愣住了。良久,我才木訥地說:“隊長,我……我暫時不想去……”面對好多人都求之不得的機會,我卻推脫。隊長迷惑不解地問:“為啥?”“我……”我不好意思說出實情。隊長見我吞吞吐吐,似有難言之隱,便故作生氣的樣子說:“說不出原因,明天就去報到!”見隊長發火了,我只得說出和那姑娘見面的事。隊長聽后哈哈大笑道:“你小子是不愛江山愛美人,別野地里烤火一面熱了,人家閨女就問你一句下集來不來,又不是明說要和你相親。說不定又要賣啥給你呢?再說了,年輕人要以事業為重,你學習農業知識學好了,前途無量,公社、縣里都可以去工作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隊長的話,即解開了我的心結,又給我描繪了大好前程。因而,我無牽掛地為明天的報到作準備去了。
有句歌詞寫的真好:年輕人在一起比什么都快樂。在地區農校的學習班里,五十六名學員中,大部分都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。尤其年輕俊俏,氣質端莊、高雅,頗具大家閨秀風范的女學員亦不少。真可謂天涯何處無芳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在和這些青年男女學員共同學習的日子里,我在情感上多多少少淡化了對李集那姑娘的思念。
快樂的日子總是過得快,彈指間,一個月的學習時間滿期了。眾多的學員們帶著學來的種植和養殖知識,帶著對彼此的留戀和不舍,各回各家了。直到這時,我才又重新強烈地思念起那位李集姑娘來。
          我回到農科網的第二天逢李集,恰巧鐵業組要趕李集賣鐵器,我便公私兼顧地跟了過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 觸景生情。一進到李集街里,我就情不自禁地想起那天的事,十二分地渴望見到那位姑娘。然而,我在李集街上瞄了個遍,也沒見到她的芳蹤。
         就在我神情沮喪地路過糧行時,老于頭突然高聲叫住了我:“會計別走,這里有你一樣東西!”說著,他從帳桌的抽屜里拿出用紅線繩穿著的一雙嶄新的、手工做的;黑鞋面布鞋。“這是……”老于頭見我一臉狐疑,忙說:“鞋是你那天買她紅片子的姑娘送你的。”啊,一股暖流迅速流遍全身。我激動得接過鞋,心中充盈著滿滿的甜蜜。我知道在那個年代鞋是姑娘送給心上人的訂情信物。這雙做工精巧,帶著姑娘體香的布鞋印證了我原先的猜測。無疑,我的善舉俘獲了她的芳心。“她人呢?”我迫不急待地問。
        “人家找你幾次不見你,”老于頭說,“上陜西去了。”“她上那干什么?”我驚愕地問。“她們家在莊上是下放戶,”老于頭解釋說,“不知啥情況,全家人投靠在陜西掏煤的親戚去了……”。
        瞬間,我仿佛一下掉進了冰窖,整個身心涼透了。然而,更令我吃驚和愧疚不安的是,一只鞋里還藏著一方手帕,手帕里包著的正是我付給她的那兩筐紅片子錢和買麻花子的錢。
        啊,這是一位多么重情重義,半點便宜也不占人家的正直姑娘??!此刻,我的雙眼也被淚水模糊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神情木然地走到集外無人處,仰望著陜西方向的天空,大聲哽咽道:“親愛的姑娘啊,您有花一樣的美貌,金子一般的心,是天意讓我和您失之交臂。盡管,我不了解您的一切,可您是我的最愛,失去您將是我一生的憾事!
——這就是我人生中的初戀。
 

支付寶轉賬贊助

支付寶掃一掃贊助

微信轉賬贊助

微信掃一掃贊助

留言與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